标题摘要内容
在EL CAP 上,跟蝙蝠群和谐共存的日子
来源:Black Diamond | 作者:himalaya | 发布时间:2018-01-09 | 3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图片:Jonny Baker

11月底到12月初,BD 运动员Hazel Findlay 深刻体会了El Cap 上刺骨的严寒,忍受持续暴风雨的考验,困在吊帐里读书,朝着山谷大喊童谣;在困境之中,她感慨和沉思于一个事实,那就是:所有的攀登者,只是大岩壁上短暂的访客。

 

当然,她也拿下了自己在Captain 上的第4条自由攀登线路,完成了魅力无穷的标志性线路Salathé WallVI 5.13b)。这里,她要为我们讲述的,就是跟搭档Jonny Baker,还有叽叽作响的蝙蝠群们一起,在El Cap 上度过的珍贵时光。


我们打开手机,检视日期。

 “这个小平台已经留我们住了五天了!” 我惊呼道。

 

Jonny 大笑起来。

 

“你这样说好像我们是来拜访这里的客人似的。”

 “哇哦,没错儿。El Cap 只是临时接待我们。”

 

在长达五天的拜访中,我们对Long Ledge 简直可以说是了如指掌,也许是因为它只有大概6米长,半米宽,巴掌那么大吧。一堆石头,一部分沙砾,一点儿灌木,以及一股尿液的恶臭,这是El Cap 上绝大部分受访频率较高的线路的常态。

 

在平台之外,主要是下面,延伸着无尽的花岗岩;如此恢弘巨大,仿佛我从不曾认识它们一样。我们的吊帐就好像漂流在大洋上一艘小船,悬停在深不见底的海洋之上,Long Ledge 就是我们的锚点。


除了大量的岩石之外,下面还有无尽的虚空。实际上,大岩壁倾角如此之大,从你的脚下到谷底的树顶之间,有着800米深邃的距离。

 

如果你站在岩壁下面的草地上,仰望我们所在的位置,你会看见一大片岩石屏障,笼罩着被称为Salathé Wall 的线路。70米的裂缝,像一道闪电一样划破这片陡壁。

 

再也没有比这里能更稳妥地进行保护的传统攀登线路了;在陡壁的绝大部分位置,你可以在每一寸高度找到放置装备的地方。即使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,没能放置任何好的保护点,冲坠时很大程度上也不会撞到任何东西。


然而,那种强烈的暴露感,足以让你晕眩和反胃,生理本能将令你抗拒前行。因为上述原因,我们停留在Long Ledge 上,这是个很方便的位置,刚刚高于裂缝消失之处。

 

一周以前,我们从上面降下来,试图尝试这块陡壁。我们尝试了路线上的动作,检验了我们的攀爬能力,实测了完攀的可能性。


我记得那时候 Jonny 在下方悬摆,我在平台上打保护,似乎有点走神或者看了一眼手机什么的。突然之间,他像一个小孩子一般尖叫起来,跳跃着将自己蹬离裂缝。在这样的位置,这种出人意料的尖叫简直让你的每一根神经都毛骨悚然。我探头往下,看见Jonny 猛烈晃动着,惊恐地看着裂缝。

 

“怎么啦?” 我大喊道。

 蝙蝠!它想抓我的脚!

 

这是我们与蝙蝠群第一次打交道。在我们驻留Long Ledge 期间,Jonny 一直处于恐惧之中;噢,很遗憾他不是这种小生物的粉丝,我推测这跟他小时候在约克郡的探洞经历有关。我从小就习惯于蝙蝠作为不速之客闯进家门,它们不能算是我们的朋友,但好歹也跟我们同处一个屋檐之下。

 

现在已经11月底,攀登季节正在过去,有时候Jonny 和我是岩壁上唯一的人类。因为看不到其他人,我对蝙蝠的好奇心逐渐增长。从我在大学研究哲学之后,这是我第一次思考这样一个问题:做一只蝙蝠是什么感觉?


 

休息的时候,我朝裂缝中窥视,想看到它们。我很嫉妒有一只蝙蝠曾经跑出来亲近Jonny。对我来说,它们隐藏在深处,那里如此隐秘深邃,只有抗议般的叽叽叫声证实着它们的存在。对了,还有它们的排泄物。

 

我想知道,我们在它们家边上攀爬,它们会怎么想?它们是否疑惑,为什么家门口会出现白色的粉末?花园里为什么被涂上了标记?很大程度上,我不希望它们在已经滑溜溜的岩石上再拉屎撒尿。我猜它们对我们也有同样的希望。

 

不过,在我成功顺利的攀爬过程中,我很少想到那些蝙蝠。

 

我们是星期天抵达Long Ledge 的。疲惫,渴望休息,我们很高兴能在真正的平台上搭起我们的吊帐。过去的几天炎热而激烈。即使在11月底,加利福尼亚的太阳依然更像一颗死星,你根本就不想生活在其淫威之下。


绝大部分日子我们处于脱水状态,阳光炙烤,我们很不情愿地在岩壁上劳作;拖拽,攀爬,处理绳子,整理装备,最重要的是小心不让任何东西掉下去(或者说尽力试图避免这种情况)。

 

随着星期天的到来,风开始变得猛烈,我们发现远处的幡状云逐渐接近。我的心中腾起兴奋的泡泡。暴风雨来了!

 

风为我们带来的理想的状况,岩壁的第一部分我和Jonny 轻松完成。但第二部分时就没那么顺利了。我们希望的是上升气流,而不是被狂风刮得要从岩壁上脱开。

 

我们也考虑最好是未雨绸缪,加固一下我们吊帐的防雨罩,打包所有暂时不用的东西,只留下我们需要的装备,尽力为所有东西做好防水武装。我们曾经感到非常满意的生存庇护所—我们的吊帐,现在像一艘小孩子手工制作的拙劣宇宙飞船,散乱着牵拉绳,补缀着大力胶。

 

我们降下去,用顶绳保护攀爬岩壁最上方的一段线路。

 

我很高兴我能停止一切杂念,行云流水般贯穿每个动作。这一部分对我而言曾经是个大问题,但现在不是了。我兴高采烈地把重量落到绳子上,对Jonny 大喊“我搞定了。”

 

随着最后一抹光线从岩壁上褪去,我意识到阴影来势汹汹,不同寻常。小小的黑色阴影开始包围我的双脚,然后是全身。阴影移动如此迅捷,我的眼睛很难聚焦看清其中任何一个,因此,,合乎逻辑的推论只有一个!

 

蝙蝠!” 我叫喊起来。“看这些蝙蝠!”

 

从此这种现象成为我们驻留期间的常态。燕子和蝙蝠经常在日落时分进行某种游行。燕子是更好的表演艺术家,但蝙蝠作为我们的室友,受到我们更多的关注。


跟燕子不同,蝙蝠具有更加飘忽不定的飞行模式。它们有点像环绕周边的一个完美同步的鱼群,但我更觉得它们蔓延跋扈,泛滥成灾。正如飞出裂缝一般突兀,它们迅速返回裂缝之中。留下我们傻傻发呆,寻思着:在一天中剩余的时间里,它们都干些什么呢?

 

暴风雨的“乐趣”很快就过去了。我拿起《大河之恋》大声朗读;对着我的睡袋和狂风喊叫。在这个阶段,风暴似乎以一种不知疲倦的速度,不断超我们飞奔。


我们的吊帐成了一艘长久陷入“起飞”模式的火箭。外帐的震动不断加剧,进入一个全能冲击力的高潮。这种抖振的蹂躏,让我不由得屏住呼吸,怀疑我们的庇护所活不过这个晚上了。


 

 “你觉得蝙蝠们还好吗?” 我问Jonny。“它们会不会被狂风骤雨逼出裂缝?”

 

其实我并不真正担心那些室友,毕竟它们只是我们的室友,不是朋友。就像对一个忘记带午餐盒的室友,从它们的角度出发我感到一丝同情。

 

“我觉得它们呆在Salathé 裂缝里自有它们的道理,Hazel。我觉得裂缝里面一直是干燥的。”

 

Jonny 是对的。当蝙蝠们睡得香甜时,我在我们的火箭船里颤抖了一夜,直至黎明来临。


如果把El Cap 比做一个人,那他的脚趾头尖尖就会像房子那么大,,,四层楼的房子。大屋檐只是一个雀斑。下面的树林是他脚下的草叶。Salathé大岩壁是苦笑时候的皱纹。那么攀登者呢?是他背上的跳蚤吧。

 

我们又耗费了一天多的时间,等待所有的一切慢慢干燥和温暖。这拖延了我们在El Cap 上的逗留期。我们带的补给只有那么多,所以很高兴能接受Long Ledge 赐予我们的礼物:更多的水。我们从平台边奔泻而下的水流中收集了四瓶。

 

除了这点小活儿之外,整天我们都窝在湿漉漉的、但是万幸已经静止的火箭船里,读书,补觉。当然,喝了很多茶。


我们的东道主好像拧了一下旋钮,在一夜的狂暴之后,现在我们可以平静地欣赏降雨云,为我们填充和描绘出一个更白茫茫、更潮湿、更寒冷的世界的全新视图。

 

此刻,我聚集起一些闲不住的精力,对着脚下的草地大喊,“我们是城堡中的国王,你们是无恶不作的坏蛋!” 哈,跟四岁小孩差不多。El Cap 和下面的山谷没有回应。于是我又愉快地回去读书了。

 


我喜欢冷天。第二天我们早早起床,没有热身,我直奔主题,开始了最顶上的那一段。岩壁的顶部没有蝙蝠,我可以全神贯注;我能敏锐地感觉到寒冷的裂缝切割我的手指,感觉到经过休整后身体里蕴藏的力量,能专注于最后的抱石难点上的独特动作。我抓住了最后的大槽点(有点湿滑),大喊着一些在除了Jonny 之外的别人面前我不会出口的言语。

 

Jonny 不是一位有经验的裂缝攀登者。自从他14岁的时候在约克郡的沙砾上差点折断脊梁开始,他就没怎么真正投身于传统攀登。因此,对于Jonny 来说这块岩壁有点难度。第一段耐力线路他全力以赴,在最后的大槽点脱落,手指蹭掉了一块皮,来了个巨大的长冲坠。他再次尝试,但没有更多进展。护理着伤口,Jonny 说自己很久没有像这样攀爬了,而使用传统攀登装备更是从来没有过。这也是他的第一次大岩壁攀登体验。

 

我怀疑,那些蝙蝠是不是真能感觉到某些特别事情的发生。

 

我们在Long Ledge 上面逾期滞留了,不过没有人谈论失败。Jonny 没有完攀;但是,从更大意义而言,他完成了。我们对Long Ledge 和我们的室友说了再见,攀爬了最后的三段线路,登上顶峰,步履沉重地趟过雪地回到谷底。

 

我们的东道主很高兴看到我们离开,蝙蝠们将继续为岩石涂抹润滑脂,准备迎接下一批客人。


 插画:Rhiannon Williams

 

— Hazel Findlay

 

出 镜 装 备


Solution – Women’s

女款运动攀登安全带



651083

专为运动攀登选手设计的安全带,Solution 采用Fusion Comfort Technology 舒适技术,和专为女性设计的腰腿带距离和合体性构造,切合人体曲线,消除接触点压力。舒适而经久耐用,适于长日红点奋斗或马拉松式保护使用。

Cliff Cabana Double Portaledge 

吊帐


Black Diamond 为你提供强韧,耐久,可靠的单点悬挂式单人或双人吊帐。

单人:810450 

双人:810451

CoEfficient Hoody

抓绒服

 

RHJ5

CoEfficient Hoody,保暖,透气,快干的阿尔卑斯中间层,易于压缩,打包高效,携带便利。重新设计带来更好的修身合体性,成为轻装行进的理想之选。

材质:Polartec® Power Dry®抓绒(180克/平米,51%涤纶,36%尼龙,13%氨纶)


Prusik Beanie

保暖帽

 


VH64

缆绳结编织圆帽,柔软的罗纹帽缘,带来仿如毛衣般的温暖和风格。

材质:100%羊毛


深圳市喜马拉雅贸易有限公司
SHENZHEN HIMALAYA TRADING CO.,LTD.

   +86 755 8213 2348    +86 755 8334 8848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info (at) himalayagears.com.cn

关 于 我 们
微博二维码
2018  深圳市喜马拉雅贸易有限公司  版权所有  All rights reserved  粤ICP备10004656号-2
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