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题摘要内容
怀孕生子:职业女子运动员的尴尬两难?
来源:Outdoor Research | 作者:himalaya | 发布时间:2019-08-01 | 13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这是一篇来自New York Times 《纽约时报》的文章,作者是OR 赞助运动员Beth Rodden

文中,她谈到作为一名职业运动员而怀孕生子的整个历程;对于其赞助商 Outdoor Research 的尊重和认可,表达了公开的感谢和致意。



 


Beth Rodden

美国最全能的女子攀岩者

 

Beth Rodden 从14岁开始攀岩并立即沉迷于此,旅行于全国和世界各地参加攀岩比赛,赢得冠军。随着对山地的激情增长,她开始从一个攀登区域转战另一个攀登区域,成为多条线路的女性首攀者,将极限推进到5.14级别。

 


专心投入运动攀登数年后,Beth 的兴趣转向大岩壁和传统攀登。过去的十年里,她扎根Yosemite,自由攀登了El Cap 上的数条线路,还完成了Meltdown5.14c)—这可能是Yosemite 最难的裂缝线路。

 

在攀登与生活之间的平衡和抉择之后,一直渴望孩子的Beth Rodden,拥有了宝贝 Theo。从攀登者到母亲,Beth 的生活会有什么不同?

 

 




我是一个攀登者,也是一位母亲,我做得很好。谢谢大家。

 

对于我的很多同类来说,怀孕被视为一个大麻烦。幸而我的赞助商从未这么想。

 

作者:Beth Rodden

Rodden 女士,是一位职业攀登者。

 


Yosemite 国家公园。

 

到我30岁的时候,几乎一半的生命是作为职业攀登者度过的。我以自由攀登的方式,攀爬位于Yosemite 国家公园里的El Captain 酋长岩的次数,比其他任何女性都多。我开辟了一些世界上最难的攀登线路—无分男女界线。

 


攀登是我的工作,我唯一的工作。我被付费来代言攀登精神;这种文化,围绕着轻装上阵的生活而建立;你不会购置需要抵押贷款的资本,更别提退休计划或者大学基金;你的居所,就是行进在路上的面包车。钱的全部意义,生活的全部意义,就是购买机票,带上你的绳子、安全带和流浪汉般的你自己,踏上征程。

 

我想,不用我多说大家也知道,攀登是一项男性主导的运动,不管是过去或者现在。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,我在这项运动的性别不平等问题上站在了前列,这令我十分痛苦。

 

那时我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女子攀登者之一,我与世界上最好的男性攀登者之一,Tommy Caldwell 进入了婚姻我们是搭档,同类。我们一起完成了Lurking Fear 的首次自由攀登,这一壮举还没被他人重复。我们一起,成为了El Captain 酋长岩上的经典线路—Nose 的第二和第三位完攀者。在牵手的十年时间里,我们相互支撑,共同推动攀登运动的发展。我自己开辟和首攀的一些高难线路,即使是男性也在十年之后才能完攀。

 


我是个谦虚的人,但我知道我的位置:我很优秀。作为女性而言很优秀。作为人类而言很优秀。但在谈判桌上,我好像只是个笑谈。我的薪水,一直比我同龄、同类的搭档 Tommy,低三分之一。女性没那么值钱的观念,深深烙印在我心底。我很难说我没有退缩。我身高5英尺1英寸。我感谢他们提供的一切。我一直擅长做一个好女孩。

 

作为一个女性攀登者,组建一个家庭,不仅被认为是职业的终结,也被认为是破坏生活方式的选择。更不用说奉献你的身体来养育另一个人。有哪个攀登者愿意放弃数年的自由,让自己被一个孩子束缚?我投入了如此多的时间和精力,才让自己成为身心上的精英攀登者。就此放手?似乎太过没心没肺,甚至可以说是自私。

 

职业攀登者行动手册规定,如果我真的坚持要有孩子,我应该优雅地退出这项运动。怀孕,100%被定义为一个大麻烦。

 

我清楚地记得,那是Yosemite 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,一个熟人问起我们的朋友Lyn 在哪里攀爬。我说,“噢,Lyn 怀孕了,她去看医生了,不过明天她会出去攀爬的。”我觉得他们应该会以祝贺或者微笑来进行回应。

 

但是相反,他们说,“哦,该死。”

 


我是个行事有计划的人。我近乎神经质地研究我所有的决定,以便在我移动一英寸之前了解所有的后果。这对于成为一个优秀的攀登者来说至关重要。

 

当我将某条线路当作自己的项目时(攀登术语,意味着可能花上好几个月时间,试图搞清楚如何爬上100英尺高的岩壁),我会为一个月的每一天制定一个详细的时间表。比如说,星期一,我会花4-5个小时在我们目标线路上,记录下每次手和脚的位置。星期二,我将在车库攀爬4小时抱石墙,然后用器械锻炼。

 

所以,当我想要一个孩子的时候,我开始研究精英级女子攀登者,研究她们如何将孩子融入到她们的职业生涯中,,,见鬼。我认识的两位优秀女性,她们在决定要孩子时都被赞助商降薪或者抛弃了。


 

我的职业生涯就是如何控制恐惧。每次在离地3000英尺的El Captain 酋长岩上时我都想哭喊,但我知道如何度过难关,如何提升运动表现。当我给我的主要赞助商 Outdoor Research 打电话,告诉他们“我怀孕了。”的时候,就是那种绷紧的、手心出汗的感觉。

 

我准备好迎接一次跌宕起伏。然而,他们让我大吃一惊。他们说,OR 会继续支持我,伴随我一起度过怀孕,进入我作为母亲的全新旅程(我的其他赞助商也支持我)。我经历过很多可怕的情景(包括在吉尔吉斯斯坦,跟Tommy 和其他两名攀登者一起被绑架,但那是另一个故事了)。现在,我感到了宽慰和彻底的放松。


 


我比Serena Williams 怀孕要早,也在田径明星Alysia Montaño 怀孕之前。后者在怀孕8个月时还在参加比赛。上个月,在《时报》的一次强有力的调查中,Alysia Montaño 竭力督促Nike 和其他公司确保赞助的女子选手享有产假权。

 

当我的身体发生变化时,在某种程度上我想成为一个“怀孕”的运动员,成为一个榜样。如今,我们要做的很大部分工作是在社交媒体上保持活跃。我贴出了我的恐惧,我不断变化的身体,以及围绕着攀登怀孕的歧视与污名。

 

我与世界各地的女性保持联系,她们需要倾听和被倾听。我们一起谈论成长、跌倒、失败,一起担心成为母亲所可能带来的一切。后来,在我的儿子Theo出生之后,谈话变成了:带婴儿一起旅行和攀登的最佳地点是哪里?对于蹒跚学步的孩子呢?


 


我喜欢这样。我需要这些。攀登圈子里的女性也都喜爱并需要这些。排名5.14的顶尖位置很棒,但创建这样的讨论是我职业生涯中所做的最赋予人力量的事情。

 

现在,我经常与其他的职业女性户外运动员联系—滑雪者,滑雪板选手,攀登同僚,她们害怕怀孕或者不敢宣布怀孕,她们需要关于如何维持职业生涯的建议。我并不知道所有的答案,但我确实有一个回答:找到一个支持你的赞助商。

 

几乎所有的赞助精英运动员的品牌,都将绝大多数产品卖给那些不需要以攀登、跑步或者滑雪来谋生的人。他们将产品出售给有完整生活的人。如果他们要卖给女性,也就意味着会卖给母亲。我们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。


 


Theo 现在五岁了。把运动和母性结合起来并不容易,但这是一种非同寻常的体验。自从成为父母以来,我觉得在我的运动中,我与女性和男性都建立了更深刻的联系,这也是作为一名赞助运动员的意义所在。

 

Theo 与我一起旅行。他见证精英女性的攀登。当他认识的年轻攀登者决定成为父母时,如果这个小小的清澈孩童,依然看到男性继续在他们的运动生涯中得到支持,而女性则变得更加贬值和被抛弃,那将是多么可悲的事情。






深圳市喜马拉雅贸易有限公司
SHENZHEN HIMALAYA TRADING CO.,LTD.

   +86 755 8213 2348    +86 755 8334 8848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info (at) himalayagears.com.cn

关 于 我 们
微博二维码
2019  深圳市喜马拉雅贸易有限公司  版权所有  All rights reserved  粤ICP备19126630号-1
微信二维码

Black Diamond  |  Vasque  |  Outdoor Research  |  Za​mberlan  |  MSR  |  Therm-a-Rest  |  Platypus

PackTowl  |  SealLine  |  Bi​oLite  |  GSI ​Outdoors  |  St​erling  |  Fritschi  |  P​ieps  |  Ultimate Direction

Na​than   |   Pro-Tec   |   Bal​ega   |   Body​ Glide   |   Y​aktrax   |   Fozzils   |   Smartwool

经销商登录